舞阳8旬老太照料瘫痪老伴19年 身体每况愈下仍坚守(3)

老伴吞咽功能几乎丧失,魏瑜用粉碎机将饭打碎,一勺一勺喂;老伴有前列腺炎,随时会尿到裤子和被子上,她就给老伴用尿不湿,老伴嫌贴着胶布难受,魏瑜就用旧棉布做成尿垫。

最难的还不是这些,瘫痪的康丙辽在排便问题上无法自控。晚上,得准备五六床被子和几件大衣应付。每天清洗的工作量极大不说,尿布干不了魏瑜就更加劳累,即便是夏季雨天,魏瑜也得生起炉子烤尿布。

近几年,康丙辽经常便秘,吃药都不见好,于是,魏瑜每天都会套上塑料袋用手掏。

为让老伴有个好心情,魏瑜最初蹬着三轮车带着老伴四处欣赏风景,骑坏了又买了烧油的机动三轮,再骑坏了换电三轮,这几年,年纪大不敢骑了,就推着轮椅四处转。魏瑜想的是,不能带老伴周游列国,也要让他感受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长年透支,加上年岁大了,魏瑜身体每况愈下。她有高血压、心脏病,一过度劳累,便胸闷、呼吸困难,头晕得站不住,想吐又吐不出来。2010年后,又发现有青光眼、白内障。今年3月,检查还发现,她患有椎间盘突出、椎管狭窄、腰椎滑脱等。面对时刻危及生命的疾病,魏瑜却说得轻松:“机器”既然磨坏了,也就不用在乎了。

魏瑜最担心的是,自己的眼睛如果看不见了咋照顾老伴。她担心自己和老伴最终会拖垮孩子,影响他们的工作,于是决定带老伴去老年公寓。

孩子们痛在心上,坚决不同意。两个儿子、儿媳和女儿、女婿约定,自己只要能办到的,决不让爸妈受委屈。两个儿媳帮着伺候老人脱衣睡觉,洗尿布,隔三差五比着为老人做好吃的。

得知母亲的日记承诺,女儿感动得长跪不起

20个年头的守候,魏瑜心中也有千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