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大连“白衣勇士”平安抵达武汉:“天气很冷,但我们的心是热的”!

2月9日凌晨2点31分,航班降落在武汉机场,远方的天空黑沉沉的,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人这辈子总要做点事,你为别人拼过命吗?武汉,我们来了!”走下舷梯,41岁的大连医生黄福林看着即将亮起的远方天空,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

前后数小时间,连续四架满载爱与希望的包机从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起飞,降落在千里之外的江城武汉。包括黄福林在内的510名大连“白衣勇士”在正月十五这个团圆夜勇敢逆行,支援武汉。9日早上6时,记者联系上这些前方医护人员时,他们正在领取物资,准备登上抗击疫情的一线战场。

9日早上6时,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SICU医生陈明看到,自己住的酒店房间室温一直是12度。

“这还是开了空调后的室温!”陈明告诉记者,他和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十五名医护人员乘坐的包机在凌晨两点左右抵达武汉机场,4点半才赶到酒店。“刚抵达武汉时,还真有点不适应这边的湿冷天气。”陈明说,从接到出发命令到集结只有短短3小时,很多人甚至没有带备随身的衣物。“天气虽然冷,但我们每个人的心都是热的!时刻等待命令!”陈明说。

6时30分,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宁养病房副主任医师黄福林正和10名队友忙着整理物资。黄福林告诉记者,自己这批队员是在凌晨5点左右才赶到酒店的。“9日的工作还没有正式安排,我们正在整理和接收从大连携带来的医疗物资。”黄福林说,这些物资包括口罩、防护服和一整箱尿不湿。

“出发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大连的五百名医护人员将全部支援到武汉新建的雷神山医院。”黄福林说,这是对抗疫情救治病患的一线战场,大家已经预料到很难有时间更换衣物和上厕所。“尿不湿是必需品。”他说。

“战斗前夕”的短暂平静里,很多人在抓紧时间和亲人联系。“就怕一忙起来就顾不上给家里打电话了。”大连市友谊医院急诊科男护士刘子仪是出征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队员之一。24岁的他两个月前刚刚和同为护士的女友高丹登记结婚。他不敢给父母打电话,只能让爱人帮忙保密。然而在机场出发时妈妈给他打来节日问候的电话,吵闹的气氛里,这个“秘密”再也没能保持住。

黄福林则在牵挂10岁的女儿和同样坚守在一线的妻子。他的妻子同为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生,疫情发生后已经被临时抽调到医院发热门诊工作。“我俩一前一后登上战场,10岁的女儿就只能交托给父母了。”黄福林有点内疚。他说,疫情发生后自己一直积极请战支援武汉,整个春节期间都在待命出发。“正月十五这天才抽出时间回普兰店老家看看父母,刚进家门就接到了出发命令,立即返程。”黄福林只来得及回家取了简单的行李,和妻女的告别都是在家庭微信群里完成的。女儿的话让他偷偷流了泪:我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表示感谢以及感佩,为爸爸加油,也祝爸爸平安,你的女儿永远爱你!

在千里之外的滨城,遥祝“五百家乡子弟兵”的还有很多人。在载运战士们的航班上,平时沉默寡言的主任医师和邻座男护士已经以战友互称;年轻的妈妈抓紧起飞前的最后时间和女儿微信视频,眼睛里闪着泪花;南航机长则用打破常规的登机欢迎词表达了六百万大连人的共同心愿:您安好,我无恙,期待大家平安凯旋归来!